捧着菊花让你爆!这就是悠木りほ为了进大片商付出的代价! …

图片

  再过一个多月,令人厌恶的2020年就要结束了。

  片商和事务所应该都在忙「忘年会」的事了:对事务所而言,这个相当于尾牙的活动是让女优联络感情、慰劳大家辛劳的同乐会,除了小酌或牛饮让大家发发酒疯,事务所也会举办抽奖活动炒热现场气氛,所以女优和经纪人都很期待;而片商举办的忘年会意义就比较不一样了,除了要慰劳大家的辛劳,最重要的就是感谢事务所及女优的配合:

  这其实是有压力的喔,对事务所而言,片商是衣食父母,不但不能得罪而且还要适时奉承他们讨他们欢心,所以片商举办的忘年会不只女优会去,事务所从社长到各经纪人更是全员到齐以祝寿的心情出席活动,通常都会喝得一塌糊涂喝到隔天早上不只是不醉不归而且常常是喝挂被抬著回去?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除了生活本来就不容易也是要巩固双方的合作关係,然后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某些片商很喜欢和固定的事务所合作,给一些女优「跳级」的待遇:

  比方说这位「悠木りほ(悠木里穗)」,她是片商アタッカーズ(Attackers)另一位在12月肛交解禁的女优,和她一起解禁的人是谁呢?就是前天介绍过的「宫沢ちはる(宫泽千春)」~

  而她们都是事务所Cruse Group的人!

  宫沢ちはる(宫泽千春)还好,虽然我个人觉得她的等级还不到能在アタッカーズ(Attackers)发片的程度,但人家至少牌子老功夫好,而且外型蛮可爱的,看她被捅到泪水夺眶而出真让人同情心爆表;但悠木りほ(悠木里穗)就真的是片商看经纪公司面子了,一来她片子少,二来在这之前她还没有单独演出的作品而且已经蕾丝边解禁似乎要进入消耗的节奏了,讲难听点,这样的女优应该不在アタッカーズ(Attackers)考虑的范围内:

  所以经纪公司应该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催生了这支作品,但就像我在宫沢ちはる(宫泽千春)那篇文章所说的,等级不够的女优要打开アタッカーズ(Attackers)的大门是要敲门砖的,「肛交解禁」就是她们付出的代价;简单介绍一下「お役に立てるなら、私のアナル…先生に捧げます。」的剧情:悠木りほ(悠木里穗)是个在广告公司上班的OL,她非常崇拜那高高在上的创意总监,有一天,公司接到了一个案子,图片 是要他们宣传肛交的好处并且推广成全民运动,创意总监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悠木りほ(悠木里穗)自告奋勇当他的模特儿,从动手做中找灵感:

  然后她就被一剑浣大肠喷得乱七八糟了!

  虽然不是走凌辱路线、没有被搞得鸡飞狗跳,不过悠木りほ(悠木里穗)是彻底的为艺术牺牲了:先是肛门被塞进异物扩充洞口,然后就是浣肠喷射,接下来进入正题被开肛中出发射,当然最后也跑不掉被两穴同时插入了?

  应该蛮痛的,但不管如何悠木りほ(悠木里穗)终于以单独演出的方式在业界的知名片商曝光。但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悠木りほ(悠木里穗)是条件很好但之前没得到发挥的机会、还是条件一般就像这次作品一样被硬塞了进去? 两间茅屋,由于多年没有翻新过,屋顶已然不公平整,些许向下陷进去,逢雨必漏。窗子上的纸早已被风撕裂,穷苦像捂不住的热气,通过窗棱透射出来。

  很抱歉,我个人认为是后者,虽然有著F罩杯的大奶, 从卡魔拉的解释可以获悉,天仙组高矮胖瘦异常高大,一个头颅都没有边际无际,而在幽默诙谐的银幕中更有天仙拌嘴,引起地球动荡,模块移动的经过。很多高耸入云的山系和深不见底的海沟都是天仙战争留下的遗迹,更有后来亚特兰蒂文雅明的毁灭于此有关的讲法。但这位女优身材偏肉,大家可能感觉不出她有这么胸;另外,她的脸蛋也和以封面有差距,或许在素人片面会让人觉得惊艳,但在高手如云的アタッカーズ(Attackers)是很容易被比下去的?

  所以她才被爆菊了。我不知道片商是花了多少时间搞定这支作品的,但希望这能有效提升悠木りほ(悠木里穗)的等级,让她未来能得到更多拍片的邀约;假如之后这位女优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能大锅炒或拍拍合辑也没关係,至少她留下了这次作品,也不算白走了这一遭~

  作品名:お役に立てるなら、私のアナル…先生に捧げます。

  品 番:ATID-445

  发行日:2020/12/07

  女优名:悠木 りほ(悠木 里穗,Yuuki-Riho)

  事务所:Cruse-Group

  身高/罩杯:156公分/E罩杯

   Yu_ki_Riho
当然,从2000年后着手,香港电影市场便迎来了被国外电影统治的时期,《复仇者联盟》系列上线后,香港本土的电影几乎失掉了竞争力,这也造成大部分观众和电影院对国外尤其是漫威电影非常青眼

周渝民饰演的梁炎东是前职业律师,同时是心理画像分析资深专家和查出真象高手。 总结赅括就是:不是那种好看到爆的剧,但又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子承担不行,用它来消磨时偶然者可以的!追起来! 你看吕秀才对燕小六意见最大的一次,就是由于在他的卧室里公然脱鞋,还对郭芙蓉说脚臭味是从秀才那儿来的。